冷水江汽车网

当前位置:

手牵手关爱生命的最后时刻

2019/11/09 来源:冷水江汽车网

导读

曾是游刃有余的资深广告人,一封癌症诊断书让她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汶川地震的志愿服务经历让她意识到“陪伴”对窘境中的人非常可贵。她从零开始创建

曾是游刃有余的资深广告人,一封癌症诊断书让她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汶川地震的志愿服务经历让她意识到“陪伴”对窘境中的人非常可贵。她从零开始创建专注临终关怀的公益组织,彼此手牵手,关爱生命的最后时刻,让生命有始有终。

生命关怀

今天早上,我在微博上看到一条的最新推送,“王莹是一名临终关怀志愿者,每个周末,她都会去陪伴生命走向尽头的人。她创办的公益组织手牵手生命关爱发展中心8年来,一共陪伴了2000多位癌症晚期病人,在视频里,她讲述了几位临终者的故事,也许会改变你对死亡的看法。

王莹在视频里说:“我就会看到其实死亡那一刻其实不使人恐惧,反而是走向死亡的这个进程,如果是非常孤单的,充满了痛苦的,这个才真的使人畏惧。我们讲这条路就像一条黑夜里的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黑夜,但是我们的出现可以在这个黑夜里边多一双温暖的手。”

银杏火伴

“我不喜欢帮助这个字眼。你说我去帮助他,就是在把对方定义为弱者,感觉自己站在更高的位置。他为何要接受我的帮助,我又有甚么资格去帮助他?实际上,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对生命的理解常常比我们想象的更深入。做临终关怀,是对生命的关怀,是和病人、家属在一起,这是个彼此疗愈的进程。”

在银杏火伴成长计划的评选会 王莹这样论述她的对临终关怀、对公益的理解。“我觉得做公益让我变成一个有梦想的人,也让我也学会了甚么叫温顺,真正的温顺要给他人自由。”

手牵手关爱生命的最后时刻

我也是由于银杏火伴计划认识王莹的。在某种意义上,银杏火伴是一群理想主义者,在各自关注的领域里做着各种努力和尝试。银杏火伴每年都有两次国内集会和一次海外考察。去年,我们有约2十位银杏火伴一起去了日本参访考察,我刚好和王莹分在一个小组。同行的那段日子里,我从王莹身上学到了很多,她既坚韧执着又温顺。从此,我的人生又多了一个榜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多次邀请王莹来爱思青年分享,最早是在青年聚落,今年三月又前后约请王莹在重庆和成都的思想集会向西南的青年播下关爱生命的种子。

思想聚会

在今年三月《生命之维》思想聚会舞台上,王莹说,”2008年四川地震,我做了志愿者,我刚刚到那边开展工作,有一个女孩默默就在我的电脑旁放了一个鸭蛋,我当时很紧张,我想这个不认识的孩子为何突然给我一个鸭蛋呢?而且当时资源还挺匮乏的情况下,我就想尽办法想还给他,结果她死活不肯要,她就看着我说“谢谢你”,我就被她这句话震动了,我就问她为何?她说我知道你们从上海来,你们从那末远的地方来,我们很安心。

这句话就像一道闪电击中了我,我根本就没有为她做甚么,但是对她来说,对那些处于窘境的人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鼓励。2008年收到这个鸭蛋的时候我才明白人在窘境的时候多么希望陪伴,这也成了我创办这个机构很核心的理念,我们要走到那些处于困难当中的人身边,走到那些生命最后终端的人身边。“

“我们在工作当中,其实在协助病人在做的一个事情就是如何平静的走向生命的终点,然后协助这个家庭怎样相互的继续交换情感,然后在爱中告别。那么当我们的家人去世了,我们的心里那份悲伤应当如何放呢?应当如何去走入一个新的生活,这也是临终关怀当中很重要的一个部份。“

政策推动

在最新一期的《中国善士》杂志里,刊登了《她如何推动上海出台临终关怀政策》,文章是这样开头的:“真没想到,社会组织还能推动政策的改变。”

听到时任上海市民政局局长马伊里这句话时,王莹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很快看到,她一直推动的临终关怀事业,成为2012年上海市政府的24项民生实事项目之一。

当时,上海年度癌症死亡人数为三万,但能收治临终病人的病床,据王莹调查,“不超过60张。”政策落地后,依照“在每个区(县)为肿瘤晚期病人各设一处临终关怀病区”的计划,2017年,这1政策将全面覆盖上海242家社区医院,并设立专门的临终关怀科室。

王莹曾是广告界资深经理人,2006年,由于亲人患重症而接触心理学。汶川地震发生后,她奔赴一线,两个月的志愿者经历让她意想到,生命的长度没法控制,但是可以通过努力,帮助他人拓展生命的宽度。她的想法与好友黄卫平一拍即合,2008年9月,两人创立了“手牵手生命关爱发展中心”,为肿瘤末期、脏器衰竭而没法治愈的病人及高龄老人,提供临终关怀服务。。。

哪里买印度神油

吃伟哥的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有哪些?常吃伟哥有何危害?

希爱力是西地那非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