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江汽车网

当前位置:

怀疑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话的人都应该闭嘴

2019/11/09 来源:冷水江汽车网

导读

很多人都清楚,“犯强汉者,虽远必殊”这句很有气魄的话,是公元前35年西域都护骑都尉甘延寿、副都尉陈汤在砍下匈奴郅支单于头颅后,给汉元帝上书中

很多人都清楚,“犯强汉者,虽远必殊”这句很有气魄的话,是公元前35年西域都护骑都尉甘延寿、副都尉陈汤在砍下匈奴郅支单于头颅后,给汉元帝上书中的一句话。然而,有人可能不清楚甘延寿、陈汤砍下郅支单于头颅的那场战争,所以对“犯强汉者,虽远必殊”这句话持怀疑、甚至是否定的态度。

怀疑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话的人都应该闭嘴

一、匈奴犯汉,该不该诛?

匈奴是西汉王朝最主要、最强劲的外敌之一。白登之围让汉高祖刘邦、让西汉王朝蒙受奇耻大辱,西汉早期的统治者们被迫对匈奴委曲求全,采取和亲政策,更是丢人现眼。

这类屈辱的状态,直到汉武帝时期才有所好转。汉武帝雄才大略,多次派卫青、霍去病等大将征讨匈奴,并在公元前119年的漠北之战中,将匈奴赶出漠南,造就“漠南无王庭”的大好局面。但汉武帝连年对外用兵,也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导致西汉国力空虚,无力再战。

汉武帝以后,汉昭帝时期及汉宣帝前期,在霍光的辅佐下,以恢复国力为主,也未能对匈奴进行大规模的用兵;汉宣帝中后期,西汉国力有所恢复,而匈奴内部却出现了分裂。这是打击匈奴的天赐良机,当时就有官员提出:“匈奴为害日久,可因其坏乱,举兵灭之。”

怀疑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话的人都应该闭嘴

萧望之以《年龄》之义反对趁人之危,说:“前单于慕化乡善,称弟,遣使请求和亲,海内怅然,夷狄莫不闻。未终奉约,不幸为贼臣所杀;今而伐之,是乘乱而幸灾也,彼必奔走远遁。不以义动,兵恐劳而无功。宜遣使者吊问,辅其微弱,救其灾患;四夷闻之。咸贵中国之仁义。如遂蒙恩得复其位,必称臣服从,此德之盛也。”

汉宣帝听取了萧望之狗屁不通的意见,西汉因此失去了大好时机,真是腐儒误国!汉宣帝之后,西汉政权传到汉元帝手中。汉元帝是一个既无知又缺少主见的皇帝,外戚与宦官操控着朝廷的内外大政,他自己却整天忙着拆毁祖宗的宗庙和游玩打猎。

怀疑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话的人都应该闭嘴

匈奴得以缓过气来,变得日益嚣张。郅支单于骄傲地认为匈奴汗国是一个大国,根本不把西汉放在眼里,甚至把大汉朝的使臣谷吉等人给杀了。此外,郅支单于还强迫康居人为他建筑城垣,怒杀康居王的女儿及康居贵族、平民数百人,派使节前往阖苏王国、大宛王国,责令2国每年都要向匈奴进贡。

汉代前后派出3批使者前往康居郅支单于处,查问谷吉等人的遗体下落。郅支却对汉代使者极尽侮辱,不肯接受汉朝皇帝的诏书,只是通过西域都护上书说:“居困厄,愿归计强汉,遣子入侍。”

面对大汉与匈奴的新仇旧恨,面对匈奴郅支单于的傲慢无礼,西域都护副校尉陈汤认为:西域各国原本长期受匈奴管辖,对匈奴有畏惧之心,如今郅支单于性情剽悍,好勇斗狠,淫威远播,必将成为西域的灾害。他带领匈奴不断侵犯乌孙和大宛,企图征服乌孙、大宛。如果这两国被匈奴征服,不出数年,西域城邦国家都将陷于危险地步。

所以,陈汤主张,应当征发在西域屯田的军队,带领乌孙等周围王国的军队,攻打郅支单于,成就千载难逢之功业。

二、一次未经授权的军事行动

西域都护骑都尉甘延寿对陈汤的主张表示赞同,但他想走正规的合法程序,准备先奏请朝廷批准以后,再对匈奴采取军事行动。

陈汤认为,远大的策略不是朝廷那些平庸的官僚所能了解的,如果奏请朝廷,肯定得不到批准。因而,他趁甘延寿卧病在床之机,假传诏书,征发各城邦国家的军队、车师戊己校尉的屯田部队,决定不经朝廷批准,单独行动。

甘延寿听说这事,大惊而起,赶去阻挠陈汤。陈汤大怒,手按剑柄,叱责甘延寿说:“大军已经集合,你小子打算阻止大军吗?”甘延寿不得已,只得顺从了陈汤。

甘延寿、陈汤因而上奏章自我弹劾假传圣旨之罪,陈说所以如此做的理由。但在发出奏章的当天,他俩所集结的大军也分成六路纵队,同时出发:其中3路纵队沿南道越过葱岭,穿过大宛王国;另三路纵队,由都护甘延寿亲身带领,从温宿国动身,由北道经乌孙王国首府赤谷城,穿过乌孙王国,进入康居王国边界,挺进到阗池西岸。

进入康居国东部国界后,陈汤严明军纪,不准烧杀抢掠,并秘密召康居国的贵族屠墨来会晤,向他展现汉朝的威力与决心,摆酒盟誓,然后送他回去。接着,陈汤率领大军继续挺进,在距新筑的单于城约六十里处,安营扎寨。

在那里,陈汤俘虏到1名叫具色子男开牟的康居国贵族。具色子男开牟是屠墨的舅父,也痛恨郅支单于的凶暴。陈汤从他嘴里了解到郅支单于的内部情况,并让他做向导。第二天,大军继续挺进,距单于城三十里扎营。第三天,大军挺进到都赖水畔,在距单于城3里外扎营,构筑阵地。

眺望单于城上,五色旗帜迎风飘扬,数百匈奴人披甲戴胄,登上城楼守备。又从城中冲出一百余名骑兵,来往奔驰城下。一百余名匈奴步兵,在城门两侧,结成“鱼鳞阵”,正作战斗演习。城上守军还不断地向汉军挑衅说:“来战!”乃至有一百余名匈奴骑兵直冲汉营,后来见汉营的强弩手有所准备,这才不敢攻击,撤回城里。可见,此时的匈奴依然十分猖狂。

汉军派强弩部队朝正在城外操练的匈奴兵射击,迫使匈奴兵全部退入城内。之后,甘延寿、陈汤下达对单于城发起总攻的命令:“闻鼓音,皆薄城下,四面围城,各有所守,穿堑,塞门户,卤为前,戟弩为后,仰射城楼上人。”

战斗开始,郅支单于全身披甲,在城楼上指挥作战。他的数十名阏氏、夫人也都被派来参加战斗。

汉军的弩兵威力巨大,郅支单于的夫人和守城兵士多有伤亡,加上有一支弩箭恰好射中郅支单于的鼻子,所以匈奴守军只好退入内城。

内城的外墙是土城,里面还有由两层木樯构成的重木城。匈奴人从木城内往外射击,让汉军多有伤亡。汉军于是以薪纵火,燃烧木城。

此时,康居国一万余骑兵援军来到单于城附近,分散在城的东西南北四面部署,跟城上的匈奴守军互相呼应。他们乘着夜色,屡次向汉军的营地发起冲击;城内的匈奴骑兵,也屡次试图突围。

对城外援军的冲击,汉军以守为主,严阵以待,屡次击退了他们的冲击。而对城内想要突围的匈奴骑兵,汉军则坚决予以迎头痛击,绝不让城内之人成功突围,前后共歼灭了数百人。

如此熬到天亮,单于城已是四面起火,汉军官兵乘火势奋勇冲入城中。郅支单于率匈奴男女一百余人逃入王宫,被汉军射杀,军候假丞杜勋抢先砍下郅支单于人头。其后汉军又在王宫内搜出两只汉朝使臣的使节和谷吉等携带的帛书,这说明谷吉等汉使确切是被郅支单于所杀害。

此战,甘延寿、陈汤虽然未经朝廷批准,擅自行动,但汉军除了斩杀郅支单于外,还斩杀了匈奴阏氏、太子、名王及以下一千五百一十八人,生擒一百四十五人,收降一千余人,是有史以来对匈奴作战的重大军事成功之一。所以,某些怀疑“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话的人,都应该闭嘴!

心脏病患者不能服用万艾可(伟哥)吗?

枸橼酸西地那非(万艾可)治疗合并帕金森氏病的ED患者

能延印度神油

伟哥是什么味道

标签